平昌冬奧會「人面鳥」眾說紛紜,真是從中國墓葬里來的?

chinanewsdaily     2018-02-13     檢舉

2018年平昌冬奧會開幕式文藝表演環節的一隻「人面鳥」最近在網上引起了熱議,一時之間褒貶不一。

據媒體報道,韓國組委會給新聞媒體的解釋是,這是出現在高句麗時代(公元1世紀到7世紀)壁畫上的人物,是韓國神話中的不死鳥,只會在和平祥和的時代出現。

同時,也有一些韓國網友在網絡上發言,表示平昌開幕式上出現的這隻鳥被稱為高麗人面鳥,它們可以在古代墓葬和高麗時期的幾處文化遺產中找到,而最右邊的人面鳥來自一個特定古墓,但沒有它的名字。

韓國網友貼出的壁畫,出自於集安高句麗舞俑墓、德興里壁畫墓等墓葬

夾饃君對於「不死鳥」或「人面鳥」在韓國的傳承現狀沒有了解,不知究竟是確有其傳說,抑或只是對古代文物的現代再發掘。但是組委會和網友給出的壁畫形象,夾饃君卻有幾分眼熟。

高句麗德興里壁畫墓中的「萬歲之象」

德興里壁畫墓的壁畫中,繪有一對異向而對的人面鳥身圖像,其形象一男一女,男人面頭部旁有「千秋之象」的榜題,女人面頭部旁有「萬歲之象」的榜題。

根據墓中留存的文字記載,墓主人名「鎮」,曾任幽州刺史,於公元408年去世,正值南朝的東晉時期。據專家考證,他先任前燕的幽州刺史、左將軍、龍驤將軍,後來投於東晉佟壽,受東晉冊封為遼東太守、使持節、東夷校尉,最終官職為建威將軍。

德興里壁畫墓墓主「鎮」的畫像

壁畫中的這一對人面鳥身,是典型的中國南北朝時期墓葬壁畫、畫像磚中的「千秋萬歲」的形象。「千秋萬歲」本是秦漢時期常用的祝福長壽之語,刻有「千秋萬歲」的瓦當在漢代非常流行。

千秋萬歲瓦當

《韓非子·顯學》中說:「今巫祝之祝人曰:『使若千秋萬歲。』千秋萬歲之聲聒耳,而一日之壽無征於人。」「千秋萬歲」代表了當時人們的美好願望,希望自己的家族、產業可以綿延不息。而東晉葛洪在《抱朴子·內篇》中寫道:「千歲之鳥,萬歲之禽,皆人面而鳥身,壽亦如其名」,人面鳥身的形象被稱作「千秋萬歲」。

河南鄧縣畫像磚上的「千秋」、「萬歲」

在河南鄧縣出土的彩色畫像磚上,也有類似高句麗墓壁畫中類似的形象:左邊的人面鳥身,旁邊有「千秋」的榜題,右邊的獸首鳥身,旁邊有「萬歲」的榜題。

除此以外,「千秋萬歲」的形象還廣泛出現於南北朝時期的畫像磚、墓室壁畫、墓誌、石棺上,隋唐以後,還演變成為成對的人首鳥身俑。從表現形式上,「千秋萬歲」大致有三種類型:有女性人面鳥身與男性人面鳥身成對出現的,也有女性人面鳥身與獸面鳥身成對出現的,還有人面鳥身單獨出現的。在男性和女性成對出現的壁畫或俑中,一般男性形象居東,女性形象居西,符合中國傳統中男東女西的禮儀制度。

隋人首鳥身俑

關於「千秋萬歲」究竟是何物,目前還未有統一定論。人首鳥身的形象,早在《山海經》中就屢有提及。《山海經·中山經》說:「自煇諸之山至於蔓渠之山,凡九山,一千六百八十里,其神皆人面而鳥身……自景山至琴鼓之山,凡二十三山,二千八百九十里。其神皆鳥身而人面。」《山海經》中所著錄的「句芒」、「禺強」、「瞿如」、「顒」、「鳧徯」、「竦斯」等神獸均為人首鳥身,它們都是主司某一方面的神靈。

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T型帛畫中的人面鳥身形象

從漢代開始,人面鳥身的形象就廣泛出現在墓葬壁畫、畫像石中,關於它們的身份眾說紛紜。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中出土的T型帛畫,帛畫中部就有兩個人面鳥身的形象;洛陽的西漢卜千秋墓中,主室前壁上額繪一人面鳥身神獸,有人認為是王子喬,有人說是玄女,還有人認為是句芒;山東嘉祥宋山漢畫像石墓中,在東王公、西王母之側刻有人首鳥身,有人認為是青鳥,有人則認為是古代神醫扁鵲;洛陽金谷園村新莽壁畫墓中的「東方句芒圖」,以男性人首寫實,鳥身似朱雀,色彩斑斕,整體形象和「千秋萬歲」毫無差異。

洛陽的西漢卜千秋墓中人面鳥身形象

山東嘉祥宋山漢畫像石

南北朝時期的「千秋萬歲」的形象就源自於漢代的朱雀和人首鳥身形象,又與道教的神仙理論、追求長壽的思想相結合。

《隋書·王劭傳》中記載,有人在黃鳳泉洗澡時撿到兩塊白石頭,上面頗顯出一些花紋。王劭便把一些條紋說成是文字,並說石上有各種各樣的物象,據此附會上奏天子:「其大玉有日月、星辰、八卦、五嶽及二麟、雙鳳、青龍、硃雀、騶虞、玄武,各當其方位。又有五行、十日、十二辰之各,凡二十七字。又有『天門、地戶、人門、鬼門閉』九字。又有卻非及二鳥。其鳥皆人面,則《抱朴子》所謂千秋萬歲者也。

其小玉亦有五嶽、卻非、虯、犀之象。二玉俱有仙人玉女乘雲控鶴之象。別有異狀諸神,不可盡識,蓋是風伯、雨師、山精、海若之類。又有天皇大帝、皇帝及四帝坐,鉤陳、北斗、三公、天將軍、土司空、老人、天倉、南河、北河、五星、二十八宿凡四十五官。諸字本無行伍,皆往往偶對。於大玉則有皇帝日名,並臨南面,與日字正鼎足。復有老人星,蓋明南面象日,而長壽也。皇后二字在西,上有月形,蓋明象月也。於次玉,則皇帝名與九千字次比,兩楊字與萬年字次比,隋與吉字正並,蓋明長久吉慶也。」

石頭上的景象自然是王劭編造的,但其中千秋萬歲、日月星辰、八卦五嶽、麟鳳、四神等形象,正是當時人們對於祥瑞天境的想像,也符合考古發現中的所見所得。

集安高句麗舞俑墓壁畫

常州戚家村畫像磚墓「千秋萬歲」畫像磚

常州戚家村畫像磚墓中的青龍

鎮江東晉隆安二年畫像磚墓中的「千秋萬歲」

鎮江東晉隆安二年畫像磚墓中的玄武

當然,人首鳥身的形象不只中國獨有,在希臘神話、中亞文化中也有存在,但都具有各自的民族地域特色。德興里壁畫墓壁畫中的「人面鳥」,是典型的中國南北朝時期的「千秋萬歲」,從墓葬主人的生平、整個墓葬中壁畫的題材與風格,我們都能夠看出,它與同時期的南北朝墓壁畫、畫像石是一致的。「千秋萬歲」表達的是對於墓主靈魂升天后仙界的想像,寄予了對於家族、後人的千秋萬歲的美好祝願。而平昌冬奧會開幕式上的那隻「人面鳥」,究竟是經歷了怎樣的演變或創作而成為如今的形象以及意義,夾饃君就不得而知了。

歡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們群組《我要爆料》,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我們會有專門記者,幫你編輯成為文章,發布到我們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