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不能過夫妻生活?這個問題可以讓歷史來回答

chinanewsdaily     2018-02-13     檢舉

提示:果真是這樣嗎?也許某種說法有其「科學性」,但我們要說的是今天我們已經把過年叫春節了(過去,過年與春節是兩個概念),二者和並為一了,在這個春天的節日裡,有什麼不可以快樂的呢?

過年,有很多講究的。這些講究在當下,已經被當成了窮講究,即是越講究越窮,所以,人們就不講究了,把它不當一回事了。然而,關於這些窮講究,說叨說叨還是很有意思的,雖然很少被記錄在史書里,但它也是我們的歷史。

在北方,兒時的年裡,隱約有這樣3件事讓人直到現在還很難理解:1.過年不准動針;2.過年不能動刀;3.過年初一、初二、初三3天時間家裡掃出的塵土也不許倒在外面。

這3件事有個大約的解釋,前兩件事約摸和家裡的「神」有關係。過小年的時候,人們會把家裡的「灶神」送上天,讓它也去天上過年,在人們的理解里,天上的年大約就在小年距除夕的這一個星期。這「灶神」很重要,人們不難得輕易「得罪」它,在它的「宮殿」有一副對聯:上天言好事,回宮降吉祥。橫批是:一家之主。人們送它走的時候都要反覆叮囑,要它去了天上多說好話、少說壞話,它還有一個使命即是在年三十人們接它回來的時候,要帶上福、祿、壽三大財神,請它們來到人家過年,給人們帶來吉祥、幸福、平安、健康、長壽以及財源。

所以,不准動針就有了一定的「嚴肅性」,即是福、祿、壽三大財神在人間過年時,人們是不能有任何差錯的,即使針尖那麼大一點也不能;動刀就更不能了,人們怕這一動動刀福、祿、壽三大財神給嚇跑了。這裡面是人們滿滿的對於幸福的祈願。

至於塵土,也有講究,有錢有關係。即是過年家裡的塵土意味著人們的一年的財氣,把它倒出去就意味著一年的財氣沒了,多少有些不吉利。與之相伴的是,人們把初五這天叫「五窮」,在傳統年俗中,過年要把五窮趕走。人們燒鞭炮,到處串門,喜慶氣氛帶旺人氣,趕走牛鬼蛇神,還要拿起掃帚把垃圾清掃出門,意指把髒東西都趕出去,寄託的是人們一種祛邪、避災、祈福的美好願望。

韓愈先生為此寫過一篇《送窮文》,被收錄在《全唐文》中,五窮因此成了我國的典故,也叫「五鬼」,指「智窮、學窮、文窮、命窮、交窮」等五種窮鬼。人們三揖而送之,一年的厄運就沒了。

這些都能理解,都是我們的文化,但是,還有一種說法就比較「複雜」了,也讓很多人難以啟齒——過年不能過夫妻生活。真的嗎?我們就讓歷史來回答它吧。

事實上,在人類社會一開始並沒有這種說法。我國有著悠久的的文化傳統,其中性文化的淵源更是悠長。從性崇拜,婚姻制度,性觀念,性風俗,房中術,性文藝,性醫學,以及宗教中的某些內容等等的方面,反映出了它在人們生活中所留下的深刻痕跡。在原始社會,人們除了通過性交獲得「欲仙欲死」的快樂來繁衍人口外,還深信性能使五穀豐登,所以不少地方有野合,婦女在田地分娩的風俗。

但是,過年為什麼不能過夫妻生活呢?顯然,這是後來「文明社會」的產物,是被衛道士加上去的。主要是他們認為,過年因為有「神」在,而夫妻生活多少是有些「不潔」的,所以就不想讓大家干這個事情了。

我們先說《笑林廣記》中的一則笑話,說是有個儒生在洞房花燭夜要和新娘過夫妻生活前,竟向新娘打拱作揖,認為要行周公之禮,人皆笑其「迂闊」。古人將夫妻性生活稱為「敦倫」他們認為夫妻生活是求子嗣的大事,所以慎重對待,這可能是受了性崇拜的影響,而被那些持夫妻生活「污穢不潔」觀念的人所不容了。

所以,在這求子嗣的大事面前,當然要表現得神聖莊嚴了。

最有代表性的也被後人看成了笑話:一是說漢代有個叫陳伯敬的人,在每次要和妻子過夫妻生活前,必須先查看黃曆,挑選黃道吉日,並且再三地派丫鬟去通報妻子,然後才到妻子的房中去;一是唐代有個叫薛昌緒的人,每次打算和妻子相處,一定要命女僕再三通知,然後再秉燭而至,在妻子房中談談天,吃吃茶,而後告退。如想和妻子過夫妻生活,想在夜晚留宿於妻子房中,就必須派女僕以書面請示說:薛某以繼承香火、繁衍後代為重,今天想留宿娘子房中,不知可否?

很明顯地,這些事兒都被我們說成了笑話,過年不能過夫妻生活的事當然也是個笑話了。

因為被看成了是不潔的,所以,就得弄出一些相應的說法,以獲得理論支持。這種說法具體從什麼時候開始有的,我們現在已經很難知曉了。而過年不讓人們過夫妻生活大約來自於民間性行為會褻瀆神明的迷信說法,比如在日蝕、月蝕、暴風、驟雨、地震、電閃、雷鳴、水災、旱災、雹災、蝗災、瘟疫等情況下,男女若發生性行為,是對天意的違背,對天神的不敬,災難會因此而降臨。

還有,在宗祠里、祖堂上、廟宇內、宮觀中、神龕下、井灶旁、墳墓地、棺柩處,是嚴禁發生性行為的。這都是鬼靈神明常居之處,如在這些地方發生性行為,必會褻瀆、觸犯了神靈,惹怒了它們,也是會降下災禍的。如此等等,也便有了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風俗。甚至,人們把每年五月初五俗稱「五毒日」,九月九日俗稱「九毒日」,都要禁忌性行為。再甚至,每天的早晨和黃昏,是陰陽轉換交接的時刻,此時陰陽不調,禁忌性行為。另有,《台灣民間禁忌》中直截了當地說:「忌初一、三、五、七、九、十五日行房。」

果真是這樣嗎?也許某種說法有其「科學性」,但我們要說的是今天我們已經把過年叫春節了(過去,過年與春節是兩個概念),二者和並為一了,在這個春天的節日裡,有什麼不可以快樂的呢?

《周禮·地官·媒氏》中說: 「仲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這個仲春之月就是男女的「婚會」,古代的「春節」,「奔者不禁」說明了很多問題,其中的「奔」字在《國語·周語》韋昭注為「不由媒氏也」,意思很明白——自由的戀愛是多麼可貴,何況戀愛後的夫妻生活呢!

同樣,在我國古代南北少婁民族中,亦有類似習俗。所以,過年,還是讓愛來得猛烈一些吧,而那些流傳下來的所謂禁忌,也就只能是些窮講究了。(文/路生)

歡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們群組《我要爆料》,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我們會有專門記者,幫你編輯成為文章,發布到我們網站。